无标题文档

不以物喜,不以已悲

2014-08-30 15:06:58 作者:SystemMaster 来源:

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——看庭前花开花落,宠辱不惊

无论面对失败还是成功,都要保持一种恒定淡然的心态,不因一时的成功和失败而妄自菲薄,无论何时都保持一种豁达淡然的心态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看风云变幻, 自云淡风清。

一个宠辱不惊的人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上,不会被世事搅乱心境,总有一份平和宽松的心态。所谓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。一个心无杂念、低调单纯的人,他的心是一片静谧的森林,没有喧闹,没有浮躁,只有雾霭袅袅的清晨中微风低吟的舒缓心境。反之,则心境永远是风雨飘摇的。

《菜根谭》中,陈眉公辑录的《幽窗小记》中记录了明人洪应明的对联:“宠辱莫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生因欣然,死亦无憾;花落还开,水流不断;我兮何有,谁欤安息?明月清风,不劳寻觅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为人做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,才能不惊;视职位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,才能无意。

说到“宠辱不惊”,不免让人想起大画家齐白石的座右铭:“人誉之一笑,人骂之一笑。”

“人誉之一笑”,那是因为他的睿智通达,知道山外青山楼外楼。艺术界新人辈出,各领风骚,别人将他奉为大师,自己却万万不能以大师自居。掌声和鲜花容易使人眩晕,此刻,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,如果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了,就该落后了,就离淘汰出局不远了。所以,尽管齐白石的艺术生涯硕果累累,一直生活在荣誉和光环中,水到渠成地成为人民艺术家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、国际和平奖获得者……但他既不得意忘形、目空一切,也不弧芳自赏、故步自封,而是很平和泰然地“一笑了之”。

“人骂之一笑”,那是源于他“波澜不惊”的情怀。阅历丰富了又看惯了人情世故的齐白石老人一直明白一件事情:尽管自己学术有成,但是艺术界一贯如此,树大招风,再加上人多嘴杂、众口难调,有赞赏声,自然也就会有谩骂声,各人欣赏眼光不同,对同一幅艺术作品,喜欢者赞不绝口,厌恶者可能会将其贬得一文不值,且不说是心存偏见还是嫉贤妒能。所以,又何必太在意外界的骂声、欷歔声,虽然也难免会声声入耳,但只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行了。“人骂之一笑”才是最高深的智慧。当然,对于那些真知灼见,即使有些刺耳,他也会将这些“逆耳忠言”统统揽入怀中。

齐白石的“两笑”,真正地阐明了一个理:宠辱不惊。

在现实生活中“宠”或“辱”都乃人之常情。“受宠”时,我们可能会扬扬自得,忘乎所以,美滋滋地感受着似锦繁花;而当“受辱”时,愤怒的烈焰在胸中燃烧,痛苦难耐,灼伤了自己,也焚烧了别人。倒不如以平和的心态看淡“宠辱”,那么,就不会产生失衡的落差了。

人生宠辱谁都避免不了,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,无论是富贵还是贫贱,都得在这个大舞台上展开自己的人生际遇。俗话说的好:“人在江湖飘,谁能不挨刀?”无论显赫名人还是无名小卒,哪有不受毁谤、不招指责、不被调侃、不被人嫉妒的?鲁迅,一生功德无量,可是还是免不了被攻击、被非议,其中是非正误、真假虚实,如何能说的清道得明?名人都躲不过此劫,何况是芸芸众生中的我们?所以,还是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求个平平和和、问心无愧吧。

看过这样一则笑话:

清朝时一个屡试不中的老童生,有一次正好与儿子同科应考。到放榜那天,儿子看了榜,知道自己已经被录取,赶紧回家报喜。他的父亲正好关在房里洗澡,儿子敲门大叫说:“父亲,我考取了!”老子在房里一听,大声呵斥说:“考取一个秀才,算得了什么,这样沉不住气,大呼小叫的!”儿子一听,吓得不敢大叫,便轻轻地说:“父亲,你也考取了!”老子一听,打开房门,一冲而出,大声呵斥说:“你为什么不先说?”他忘了自己光着身子,连衣裤都没穿上。

面对“宠辱”,能做到顺其自然,平和处之,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。当你凭着自己的努力与才智获得了应得的荣誉与爱戴时,要这样提醒自己:所谓“布衣可终身,宠辱岂足赖”,人生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眼,荣誉只是曾经拥有,不值得夸耀,不足以留恋。

一个宠辱不惊的人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上,不会被世事搅乱心境,总有一份平和宽松的心态。所谓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。一个心无杂念、低调单纯的人,他的心是一片静谧的森林,没有喧闹,没有浮躁,是一种雾霭袅袅的清晨中随着微风低吟的舒缓心境。反之,则心境永远是风雨飘摇的。

既然如此,何不在平和中找寻人生的美景,将一切都看做平常自然。高山流水、四季变换不过是轻轻而来,又轻轻而去罢了。世态炎凉、人情百态,乐也何妨?怒也何妨?唯有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,才能波澜不惊。

19世纪中期,美国实业家菲尔德率领他的船员和工程师们用海底电缆把“欧美两个大陆联结起来”,因此被誉为“两个世界的统一者”,一举成为美国最光荣、最受尊敬的英雄;但因技术故障,刚接通的电缆信号中断,顷刻之间人们的赞辞颂语骤然变成愤怒的狂涛,纷纷指责菲尔德是“骗子”。面对如此悬殊的宠辱逆差,菲尔德泰然自若,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事业。经过6年的努力,海底的电缆最终成功地架起了欧美大陆的信息桥梁。

宠也自然,辱也自在,菲尔德之所以成为菲尔德,也正在于此。

其实,宠辱不惊可以成为我们心灵上的一贴抚慰剂。当我们为爱情、金钱、名利苦苦挣扎时,不妨用平和潇洒来灌溉焦躁的心田;当我们失意、悲伤时,不妨用宁静的单纯来抚平灼痛的伤口。

若心中无过多的欲念,又怎会患得患失?我们只要管好自己,得之不喜失之不痛,不计较得失,不在意别人的眼光;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,按自己的路去走,外界的评说又算得了什么呢?

只有做到宠辱不惊,方能恬然自得。人人都希望拥有愉悦的生活,面对“宠辱”,只要我们做到“不惊”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返回上一页